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[乱伦] 按摩师的母爱

[复制链接]
含根 发表于 2017-9-15 14:22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我自小和母亲相便依为命,父亲在我十岁的时候病逝,把家里的重担一一交托给了母亲。母亲一向身体虚弱,除了每天早上要工作之外,晚上回家还要一边做家务,一边教我做功课,那时候我觉得母亲很伟大!
转眼间过了五年,母亲因为过于劳累,不支病倒了,她这一病,把多年的内疾都全挤了出来,经过长期的医疗,终于把命给捡了回来,但她已失去了工作能力。随后付了一笔庞大的医药费用之后,家里的经济也出了问题,所有亲戚见了都退避三捨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这句话一点也没说错,爷爷的去世,大伯把我们的住所变卖,眼看即将无处楼身的时候,幸好我母亲多年好友祥嫂收留了我们。
祥嫂是一名寡妇,被丈夫抛弃了,在无子无女的情况下,抛出身子当了按摩女。以前这是一份不受人尊敬的行业,她把得来的血汗钱用来照顾我母子两人身上,我和母亲还一直都不知道!
我也在那年辍学了,结束我的童年生涯,开始迈向人生的第一步。十五岁的我,想找寻一份工作可不容易!那时我思想未成熟,在金钱物质的引诱下,最后踏进了黑社会。我的工作是欺骗无知少女,让她成为我们的摇钱树,就这样过了三年,我得到的回报是金钱,付出的只是精子。
十八岁的我长得俊俏,不需要再去学校骗无知少女,被社团安排到一间按摩院做男妓,主要的客户是女性和阔太之类。当我第一天踏入按摩院的时刻,内心充满希望,我知道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机会,而且能?让我满足一切,包括物质上的享受,所有的金钱丶名车丶大屋,都在等着我,因此也下了决心,一定要全力以赴!
我第一天上课,见导师已在房中等候,急忙上前请安。当导师回过头的一刹那,我似乎要掉头就跑,原来教我按摩的导师,竟然是我们的恩人- 祥嫂!
她见了我之后,也吓了一跳!最后还是她打破闷局说:「小忠,你不会是进错房间了吧?」
我说:「我…是…来…上…课。」我害怕地说。
她说:「我是来教课的,只有一个学生,那该没错了!」
我说:「我应该称呼妳什麽呢?是老师呢?还是祥嫂?」
她说:「我不想教你也不愿教你,但工作上又不能不教,所以你还是叫我祥嫂吧!日后别向人提起我是你老师,免得妳母亲骂我!」
我说:「是的,一切听从妳的吩咐。」
她说:「你母亲知道你做这份工作吗?」
我说:「她可不知道,希望妳别告诉她!」
她说:「我当然不会讲,难道想把她气死吗?你怎麽会做这份职业的?」
我说:「祥嫂,我三年前进入社团后,今天才开始有机会迈前一步,我想妳和母亲会有好的日子过,所以才…不过我一有了钱之后,必定重新做人!希望妳能谅解我。」
祥嫂:「你知道这课程要上几天吗?会有信心学好吗?」
我说:「为了可以早日上岸,我一定会努力学习!」
祥嫂:「我除了会教你一些按摩技术之外,还会教你如何把握女性的敏感之处,其它的我猜想你也会了吧?」
我说:「其它什麽呢?」
祥嫂:「其它的是…如何令女性感到需要做爱和满足……」她脸上羞红着说。
我听了之后,下麵鸡巴不停地充血,视线也转移到祥嫂的胸脯上,发现原来祥嫂有一对豪乳,三十五岁风韵犹存,为何我一直没发觉呢?哎呀!我怎能对祥嫂有如此邪念?马上用意志力让心里欲火平熄。
祥嫂说:「我会儘量教你,你有什麽不明白要儘管问。旁边有笔和纸,你可以抄下,日后做练习,你能学到多少,那可要看你的天份了!」
我说:「知道了,我会努力学习的!」
祥嫂:「那你把衣服脱了,躺在床上吧!」
我开始紧张的问:「真的要脱衣服吗?」
祥嫂:「你不脱衣服,我怎教你啊?快点吧!」
于是我把衣服脱了问:「那裤子也要脱吗?」
祥嫂:「是啊!」
我也只好把裤给脱了,爬上床后,等待着祥嫂。
祥嫂走了过来,爬上床骑上我背后,把油倒在我身上,在我背部开始按摩。
她一边按也一边讲解,告诉我用一根手指丶两根手指丶三根手指丶五根手指按的分别,如何用阴力去按,又如何用手掌推动,我这才明白原来按摩有那麽多的学问!
她一直从我背部按到我的臀部时说:「小忠,把内裤也脱了!」
我脸上一羞,心想那我的丑态不是原形毕露了吗?于是我爬了下床,把内裤脱了,接着用闪电式的动作跳上了床,用身体遮住我那已挺起的鸡巴。
接着祥嫂用手按在我的臀部上,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,她再用手指按我的大腿内侧,手指还朝向我的肛门推动,突然她用手指顶住我的屁眼,我真想叫了出来,我未曾试过如此的刺激。跟着祥嫂又用手指轻轻在我阴囊上一抓,我忍不住地「啊」了一声,她说:「刚才我所做的,你都记得了?」
我说:「我记得了,但我接触的都是女性啊!她可没那个给我抓……」
她笑了一笑说:「她没东西给你抓,你就用扫的啊!」她说着又用手指在我肛门上扫了几下,我终于明白了!
突然她说:「反过来吧!该前面了。」
我吓了一跳,心想:「不好吧?刚才被她那一弄,我的意志力全没了,还差点把精液给喷了出来,妳现在这时候叫我转身,可真难为我了!」可是我又没办法不转身,于是闭上眼睛把身体转了过去。
祥嫂说:「小忠,你那里可不小啊!相信日后必定有不少女朋友∼∼!」
我张开眼睛说:「祥嫂…不好意思…我一时控制不住……」
祥嫂:「没关係!小忠,我看着你长大,你母亲又是我的好朋友,既然你已做了这份职业,我只好儘量教你,希望你日后能孝顺母亲吧!」
我说:「祥嫂,我一定会,而且我还会孝顺妳呢!」
祥嫂:「小忠我知你乖,我无子无女,平时当你是我的儿子,你知道吗?」
我说:「我知道祥嫂一向疼我,我也希望日后可以报答妳!」
祥嫂:「我知道你乖啦!」接着继续为我讲解:「前面的大腿内侧,你千万不可大力按,要像我这般的运用阴力……」
我被祥嫂按得血管马上充血,而鸡巴也开始滚烫,青筋布满整条阳具,口里直「嗯…嗯……」的轻叫起来。她的手也开始按到我的丹田之位,阳具一柱擎天的挺着,我想叫祥嫂摸一摸它,可是又不敢说出口,臀部开始扭动着,多麽希望可以将阳具触到她的手,视线也投向祥嫂的双乳上,以眼神向她说:「我想妳摸啊!」祥嫂:「小忠,你是不是很难受?」
我说:「是…的!我……」
祥嫂:「你的工作目的就是要让对方达到这种感觉,一旦她动情,才会重视你。」
我说:「谢谢妳!今天的课程是否已经结束?」
祥嫂:「今天的课程基本上是上完了…你想结束吗?」
我说:「我…我不想…结束…但……」
祥嫂:「但很难受,是吗?」
我说:「是…的…祥嫂…我…想……」
祥嫂她把手往我的阳具一摸说:「是不是想这样?」
我脸上一羞,真不知怎样回答她才适当,只能闭着眼猛点着头。
祥嫂:「我见你难受,就帮一帮你吧!你把眼睛闭上。」跟着她用五根手指在我龟头上不停地转,那种又痒又酸的感觉,是我从来未曾试过的;接着她开始轻轻套动,另一只手轻抓我的睾丸。
祥嫂:「想不到你的持久力也不错,而且龟头又大,阳具又长又粗!日后定能赚很多钱,希望你没入错行吧!」她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过我的阳具,我的视线也投在她的乳房上。
她发觉后说:「我不是叫你把眼睛闭上吗?」
我说:「刚才我真的闭上了,但闭上好辛苦…好难受!」
我开始握紧拳头,想提起又放下了,但我的视线一直望着她的豪乳。
祥嫂发觉了,问说:「你是不是很想…摸我的…乳房?」
我羞着问:「祥嫂,可以…吗?」
只见祥嫂点点头,把头转向另一边,我也急不及待地摸了过去,当我手摸在她乳房上,心想:好大啊!马上用手指去抓弄。我用她教的阴力去抓,两只手指轻轻夹住乳头,手掌开始搓揉着,祥嫂握着我阳具的手也开始加速套动,我怕会忍不住给射了出来,马上吸了一口气进入丹田,幸而还来得急,终给忍了下来!
我继续在祥嫂的衣服外面抚摸着,偷偷的解开她一粒钮扣,被我手指夹住的乳头开始挺硬了,只可惜有乳罩挡住,我只有用阴力抓。我突然大力地一抓,她「啊……」了一声叫了出来,我见她脸可红着呢!
我问祥嫂:「祥嫂,我想…摸进去可以吗?」
她点了头一下说:「你可别告诉你母亲,知道吗?摸进去吧!」随即把钮扣解了三粒,那白色的乳罩马上现在我眼前!
我喜出望外,直道:「我当然不会讲啦!请祥嫂放心……」于是把手摸了进去,马上摸到乳罩,手指触到乳房上的嫩肉,心里立即紧张起来。
我用手指去探索那硬起的乳头,可惜被那乳罩挡住,于是想推开乳罩,只见祥嫂双手伸向背后,胸口一挺的把乳罩钮扣解开了,我见了大喜,如今我可以实实在在的把一对大乳抓在手上了!当我手指一夹上乳头时,她「嗯」了一声,这刺激的一声,终于把我体内多余的东西给清了出来,她马上走开,拿来纸巾帮我清理。
当一切恢复平静后,我很惭愧地说:「祥嫂,对不起!」
祥嫂:「小忠,没关係,就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。你今天回去,好好记着那按摩的步骤,明天你要示範给我看。还有,你的手指是你日后的饭碗,可别弄伤了,知道吗?」
我问:「那明天我会跟谁按摩给妳看呢?」
祥嫂:「是另有其人,但你的是谁…我…不知道。」
我心想:「会是谁呢?又会不会是祥嫂呢?」但我多麽的渴望会是她!现在我只能说:「祥嫂,谢谢妳!」       在按摩院和祥嫂分手后,便和朋友到卡拉OK玩到深夜才回家,我故意这麽晚才回去,是免得碰见祥嫂会不好意思。回到家后她们已经睡了,我觉得有点失落感,是不是见不到祥嫂呢?还是什麽原因,我也不知道!
进入房间里匆匆拿了睡衣,便到浴室準备洗澡,竟然让我看到祥嫂的乳罩放在篮子里,我拿起来凑近鼻子一嗅,我的天啊!为什麽要作弄我呢?今天我已失去理智,做出大逆不道的事了,已经儘量去躲避,但为何还要让我碰上这个乳罩呢?我这时候想要的是理智清醒。
手拿住乳罩,而我的眼睛已在寻找着内裤,最后被我发现了两条内裤:一条应该是我母亲的,她永远都是穿那些旧款式;另外一条半透明通花,一定是祥嫂的!
拿到鼻子上一嗅,啊!我真喜欢那股味道!心里虽然有点歉意,但鸡巴已出卖了我,不由自主地在胯下挺得老高,如果我不去满足它,那我今晚肯定没法入睡,我再一次回忆起中午的情景,最后终于用精子结束了这一次的冲动。
回到房里,打开抽屉準备写日记的时候,发现我的避孕套盒子放了在上面,一向我怕母亲会看到,所以藏在最下层,赶忙打开一看,果然少了一个,我只用过一个,那一个去了哪里呢?我马上跑去拉圾桶一看,果然在里面,会是谁拿来用呢?祥嫂从来没有男朋友,母亲更加不可能,会是谁呢?想来想去都摸不着头绪,最后只好把这个问题带进了我的梦乡。
第二天一早我起身上班去了,因为怕见到祥嫂,早餐也不吃就出门了。回到公司,我却是渴望能见到她,这感觉很奇怪,难道公司里充满了淫气?我走进昨天那个房间,脑海里浮现的全是昨天的画面,我害怕今天的对手会是她,但又希望会是她,心里充满了矛盾,也充满了性欲!
这是我第二次步进这个房间,我心跳加速,两只手都是冷冰冰的,我需要做一次深呼吸才有力气推开那扉门。终于我走了进去,也见到了我既渴望又怕见到的人,是她——祥嫂!我不知该用什麽开场白好,最后才鼓起勇气说了一句话,那一句话我从来都很大方脱口而出的,今天却第一次说得那麽胆悸,就是:「祥…嫂…早…安!」
祥嫂见了我,也回了我一句:「早安!小忠。」
我说:「祥嫂…今天我该做什麽呢?」
祥:「我昨天教你的,你都记得吗?」
我:「我记得!祥嫂。」
祥嫂红着脸说:「今天本来应该是另一个人教妳的,但公司却叫了我来。」
我:「那…今天祥嫂妳会教我什麽呢?」
祥:「该教你的昨天已经教过你了,今天是要考你的记性和你用力手法。你的成绩好,公司会立即介绍好的顾客给你;如果成绩不好,公司就会拖慢,也不会将好的顾客交到你手里,你要认真啊!」
我:「是的!祥嫂,我会记住。那考我的导师呢?」
祥嫂羞着回答:「我就是你今天的导师。」
我:「那是说,我今天要替妳按摩了吗?」
祥:「是的!你要将我当成是你的顾客,过程中我不会给你作任何指示,明白吗?」
我:「祥嫂,我明白了!」
祥:「那开始吧!」       这一刻,我不断地提醒自已:我正在考试,我不能有任何出错,只要这一关我能熬得过去,往后的日子已经不是难题了!
我壮着胆走过去祥嫂身边:「祥嫂,让我来待候妳宽衣。」
祥嫂也摆了个高姿态应了声:「嗯!」
我提起手慢慢地解开祥嫂身上的钮扣,当我解到第二粒钮扣时,已能见到祥嫂那白白的乳峰,第三粒已见到乳球…终于脱了祥嫂的上衣!接下来,我要脱已面对了八年的恩人,还是我母亲好朋友的裙子,我的手有点抖了,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害怕。
我走到祥嫂后面蹲下来,松了裙子的扣,把拉炼轻轻的拉下,裙子也跟着掉落,展露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浑圆的大臀,上面穿着一条在家里浴室中见惯了的熟悉内裤,可是它今天却成为我最大的敌人!我心道:「小忠啊!小忠,想不到你今天的敌人,会是一条又小又薄的蕾丝内裤啊!」
我走到她面前,以最温柔的语气说:「祥嫂,请上床,让我为妳背部松解疲劳。」
祥嫂上了床,背朝天的趴着,我用按摩油在她脖子上慢慢的按着,而我双眼却不停地望着乳罩的扣子,我心想:祥嫂刚巧是穿了后面扣的乳罩,要是穿了前扣,又会多了一重考验!
我说:「祥嫂,可否让我为妳松了乳罩的扣子?免得被油弄湿了。」
祥嫂也只应了一声:「嗯……」
我把手伸向乳罩的扣子,轻轻的一松,乳罩立即弹开两旁,让我看到祥嫂两侧雪白的乳球!我体内压抑着的欲火开始不停地高涨,我放弃视线上的诱惑,只尃心为祥嫂按摩背部,可是我的手指却碰到侧边柔软的乳球,鸡巴又再一次挺起了!
人生最大的考验终于来了,是要我面对真正的敌人!我不能辜负祥嫂昨天所教的一切。
我说:「祥嫂,可否让我脱下妳的内裤?免得被油弄湿。」
祥嫂也只应了一声:「嗯……」
我想起祥嫂昨天教过,要把手上的油擦乾净,不然把内裤弄油了,客人事后穿上会不舒服,我擦乾净了手,小心地脱下祥嫂的内裤。脱下内裤后,我见到祥嫂雪白的臀部,从股沟沿下望去,还可见到毛髮的蹤影,我的天啊!
我双手按在祥嫂雪白的臀部上,接着把手指转向她大腿内侧,用阴力轻按,渐渐地再用姆指揉着肛门,其余的手指则在阴户旁用指尖轻轻扫动。祥嫂开始把臀部慢慢举高,我的手指也轻易地沿下摸到了阴唇,而另一只手正向乳房侧旁寻找乳头。这时我隐隐听到祥嫂发出微弱的呻吟声,我真高兴终于可以完成了第一步!
此时此刻是我最刺激的事,也是我未来成功的第一步,因此我要用定力去克服体内的欲火,万一我忍不住洩了,又怎会得到赏赐呢?我强吸了一口气,定一定神,在祥嫂耳边轻轻说:「祥嫂,可否转个身?该到前面了。」
祥嫂用很羞的眼神望着地面,脸上满是紧张的情绪,慢慢将身体转过来了!
见到祥嫂全身赤裸的一面,我双手开始发汗,当我的手即将摸向祥嫂的时候,我见她已闭上眼睛,或许她比我更加紧张吧!
祥嫂那两个乳房又大又白,我忍不住把手从乳房的侧边开始慢慢地揉,逐渐把手移向乳头的位置,终于掌心碰到那两粒乳头了,我再用掌心轻轻地摩挲着乳尖,感觉祥嫂乳尖开始发硬了,再用手指夹在中间慢慢磨擦。
祥嫂开始把头左右摆动,我双手向着阴户的方向,慢慢地沿着小肚丶腰,轻轻用手指一步一步地逼近祥嫂的阴户,她摆动着臀部,让阴户迎向我的手指…碰上了!祥嫂的阴毛已布满淫水,我小心地把食指和中指分别在阴唇两旁轻轻的按着,让阴户稍微张开,然后用姆指有意无意之间去触碰那小小的阴蒂。
祥嫂已放下矜持,喉咙发出阵阵「嗯…嗯…啊……」的声音,双手似摸非摸的按在乳房之间。我另一只手从祥嫂的肛门轻轻抚向阴户,却停留在阴户的洞外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注0

粉丝0

帖子1615

发布主题
热门动画
  • 日榜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